美丽长春欢迎您

+  首页  >  工委之窗  >  每日一讲

《论语》每日一讲(第509期)--王 勇

2016-08-31   来源:市直机关党工委机关党委  

 

《论语》每日一讲

 

王  勇

 

 
各位领导、各位同事:
    大家上午好!
    今天我和大家一起学习交流的是《论语•子张》篇中的第十六章:曾子曰:“堂堂乎张也,难与并为仁矣。”
    堂堂:形容盛大、有志气或有气魄。既可以指身材威武,仪表出众,又可以指精神面貌,强调一个人内心光明正大、有志气或有气魄。苏轼说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,一个人饱读诗书,学有所成,气质才华自然横溢,高雅光彩。
    堂堂古文多有所用,现在我们往往将“堂堂”与“正正”合用做“堂堂正正”,又有“仪表堂堂”。
    这里曾子说子张堂堂,是说他仪表堂堂的外貌,正是其心胸盛大、有志气、有气魄的外现。但如此堂堂正正之孔门高第,为何其忠厚老实的同学曾子说“难与并为仁”呢?
    我们先来看一下子张其人:
    子张,原名颛孙师,字子张。在孔子弟子中,子张是比较突出的一个人,其人才高意广,人所难能。子张的学习态度极其端正。子张问行。子曰:“言忠信,行笃敬,虽蛮貊之邦行矣。言不忠信,行不笃敬,虽州里行乎哉?立则见其参于前也,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,夫然后行。”子张书诸绅。(子张问道:“如何才能向外行得通?”孔子说:“只要说话能忠信,行事能笃敬,纵使去到蛮貊之邦,也行得通。若说话不忠不信,行事不笃不敬,就使近在州里,行得通吗?要立时像看见那忠、信、笃、敬累累在前,在车箱中像看见那忠、信、笃、敬如倚靠在车前横木般。能如此,自会到处行得通了。”子张把这番话写在他随身常束的大带上。)
    看看,子张笔记做到如此地步,学习成绩当然很好,虽出身微贱,且犯过罪行,但经孔子教育成为“显士”。子张虽学干禄、问从政,却并未从政。孔子死后,他受到曾子,颜路的排挤,被迫离开鲁国,独立招收弟子,宣扬儒家学说,以教授终,是“子张之儒”的创始人。教学业绩也很好,据说子张之儒列儒家八派之首。(韩非《显学篇》说:自孔子之死也,有子张之儒,有子思之儒,有颜氏之儒,有孟氏之儒,有漆雕氏之儒。有仲良氏之儒,有孙氏之儒,有乐正氏之儒。)
    既然子张这么优秀,为什么会受同学排挤?要理解曾子、子游对子张的评论,就不能不复习孔子对他的评价。
    子贡问:“师与商也孰贤?”子曰:“师也过,商也不及。”曰:“然则师愈与?”子曰:“过犹不及。”(子贡问孔子:“颛孙师和卜商两个人,谁强一些呢?”孔子道:“师呢,有些过分;商呢,有些赶不上。”子贡追问道:“那么,是师强一些吗?孔子道:“过分和赶不上同样不好。”)
    孔子还说过:‘刚、毅、木、讷近仁。’宁外不足而内有余,庶可以为仁矣。”
    子张把仁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,修习道理时既重理论又重实践,但缺点是过头和偏激,不符合中庸之道。或许可以说,他恃才傲物,以至于把同学们都得罪了个遍。不但孔子、子游批评他,曾子也批评他。
   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一下《论语》子张篇为什么要将子夏、曾子批评子张的话记录出来呢?首先,这一篇肯定不是子张之儒记录的,而很可能是曾子或其他弟子的门人记录的。其次,《论语》的编者似乎想显出无论是曾子之儒,还是子夏之儒,其求仁之道、学问之道,都与子张有所不同。子夏之儒的求仁之法是“切问近思”、“有本有末”;曾子之儒的求仁之法是“正心诚意”、“忠恕之道”、“反求诸己”。这都很切身、很内在的。而子张之儒则似乎缺乏这个,所以曾子说难以并为仁矣。
    子张仁还是不仁,孔子们的弟子们有争论,后世也多争论。而子游说子张“为难能也”,曾子讲子张“堂堂乎”,都肯定子张是个杰出的人物,所以我们也不必在仁不仁上争论不休。
    由此我联想到的更多的是不能做表面文章,要由内及外,切忌华而不实!
    《论语•子罕》载有孔子说的一句话:“苗而不秀者有矣夫!秀而不实者有矣夫!(庄稼长了起来而不吐穗的也有的吧!吐穗而不结颗粒的也有的吧!)”;战国时赵括论兵,折服其父,结果长平战败,丧师失地,可谓华而不实。三国时邓艾结巴,吐字不清,结果灭蜀,可谓实而不华,所以无论是一样东西,一个人,单单从外表是看不出什么的,如果只因其外表“华丽”,而认定“实用”,这是最错误的想法。
    前几天青岛的一个朋友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个链接,说青岛晋级为新一线城市,大家很是兴奋!下面很多网友评论“收入水平啥时候能到一线如果收入水平达到一线,在五线城市又何妨”“一线的消费水平,三线的工资收入”“一线的面子,三线的工资,留不住人才”“关键是人们的幸福感能不能到底一线水平”“虚名有啥用,百姓过得好才是真的好”。且不管评判一线城市的标准如何,单看网友的这些评论,这才是老百姓的心声,不看外表,重在内质!一个城市既要成为真正一线城市,许多基本功都是不可或缺的,除了教育、科技、法治水平,也要有实业经济的长期支撑,更重要的是下雨是不是会水浸街,看病是不是要排长队,上学是不是要挤破头,这才是老百姓真正关心的问题。
    正如我们国家的强大、民族的复兴,不能只依靠廉价劳动力的世界制造工厂,更重要的是有领先的科技,这才是核心的竞争力。前几天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成立,习近平、李克强分别作出批示。这标志着我们在科技的核心领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,如果研制一款成熟的航空发动机,大约需要20年的话,那么研制一个成熟的飞机壳子,大约只需要十年。而过去,中国一直把发动机当作飞机的一个普通部件来看,飞机上马了发动机才上马,飞机下马了发动机也下马,飞机搞好了发动机还没搞好,就只能买国外的。而事实上,发动机才是飞机的基础,有了发动机的代际更迭,才能有新一代的飞机。
    习总书记在十三五规划的说明中指出“要从更长远的战略需求出发,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”,在重点科研领域,首先提到的就是航空发动机,之后就是量子通信(我们已经发射了量子卫星)、智能制造和机器人、深空深海探测、重点新材料等。这些领域的不断突破才是中国从大国走向真正强国的必由之路。
    三年来的论语学习,使我们感受到了传统儒家思想的魅力,不谈“治国、平天下”,单只是“修身”就受益匪浅:
    一是为我们身心和谐提供了借鉴。我们个人要实现身心和谐,就必须像儒家那样时刻注意处理好社会关系,规范好自身的言行,只有这样才有利于社会和谐。二是为我们的精神信仰和精神追求提供了范式。随着物质财富的不断增长,人们对物质财富的追逐也达到了惊人的程度,一些人丧失了精神信仰和精神追求,这是十分危险的。论语告诉我们,一个人的一生除了财富、权力之外,还有一些更值得追求的东西,诸如品性正直、人格高尚、心地善良、精神愉悦等等,这正是人类在道德追求的过程中超越了人类的物质需要、利害得失后所体现出来的最崇高的精神境界,在很大程度上这种追求才是人生快乐的真正源泉。
    中华传统的精神并不空疏玄远,也没有时代隔阂,而是平平实实地存在于我们日用之间,就看我们愿不愿意求、愿不愿意用。孔子曰:“我欲仁,斯仁至矣!”快乐、幸福就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。
    今天,我就和大家学习交流到这里,不足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,谢谢大家!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作者系长春市直机关党工委考评处主任科员)